冲破行政区划束缚推进孝汉融合发展

冲破行政区划束缚  推进孝汉融合发展
汉川市仙女山街道办事处退休干部  胡百川
 
  孝感市是距大武汉最近的城市之一,具有地域相邻、山水相连、人文相通、经济相近的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早在建立地级市之初,孝感市委市政府就提出“以武汉为依托”的发展思路。多年来,孝感瞄准建设武汉城市圈副中心城市,打造“湖北苏州”建设魅力孝感这一战略目标,坚持依托武汉,服务武汉,融入武汉,发展孝感,实施了“六大基地建设”、“五个一体化”等系列举措,推动形成汉孝一体化系列协作平台和交流成果,为孝感加快发展注入活力。前不久,中共孝感市委召开六届六次(扩大)会议,把汉孝一体化作为加快高质量发展的重大路径之一,主动融入武汉,加快与武汉城市规划和基础设施、产业和市场、科技人才、公共服务、生态环保“五个同标准”对接,促进汉孝全面深度融合。这一举措必将扭转孝感目前现状与其区位优势、发展基础、目标定位不相称的被动局面。
  然而,孝汉融合虽有亮点,有成效,但仍然在某些方面存在阻碍。这主要体现在行政区划这个屏障,把孝感、武汉从体制上隔开,使得大武汉经济圈与孝感行政区契合度较低,产生如中心城市吸引范围和周边地区间经济联络格局与行政区划范围不一致;经济资源流通受行政区划阻碍,地方保护主义依然存在;以本地区利益为重,集聚效应无最大限度发挥,以至于孝感城市配套功能不全,缺乏扩张空间,技术人才资金薄弱,规划实施不畅,孝感在武汉城市圈经济地位不高等问题。因此,孝感必须冲破行政区划束缚,跳出“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牢固树立开放发展理念,大力承接大武汉辐射效应,主动融入,加快推进孝汉一体的步伐,全面深度融合发展。
  一、突破行政管理体制,构建新型城际关系
  在武汉城市圈中,孝感城区距武汉城区中心仅45公里,路相通,心相贴,肩并肩,虽有城市等级差异,但确是名符其实的近亲弟兄。随着汉孝城际铁路开通,汉孝大道通车,武汉经济实体、人才技术在孝落户,孝汉已开始进入“同城时代”。孝感更应以小兄弟身份,抓住机遇,甘当老大哥的配角,在武汉这棵大树下,承受产业、技术、人才转移,只要不违背中央政策,不论项目大小全要,不论一、二、三产业全接。同时,为武汉更高层次发展提供方便。建立亲密弟兄般的城际关系,实行上层领导互访谋划,民间往来拓宽路径,彼此交流取长补短,把弟兄城市亲密指数提升到最高水平,携手同发展,实现弟兄双赢。
  二、冲破行政区划壁垒,实施区域协调发展
  孝感与武汉接壤,以大悟县河口镇为起点,沿接壤线到汉川市西江乡北河,长达数百公里。这条接壤线两边,孝感、武汉两市对应的“口子乡镇”数十对。这些口子乡镇经济发展失衡,民俗特色各具,文化元素不同,乡村环境各异。因体制束缚,各自发展,既不能形成规模效应,更不能形成乡村小镇特色,这是孝感、武汉两市典型的乡村区域经济短板。孝感应以建设特色小镇、特色田园经济为切入点,主动冲破传统行政区划,用改革创新意识,加强谋划,整合资源,从长远规划角度,超前布局,主动对接合作,把孝感与武汉接壤沿线建成一批“旅游+”、“文化+”、“生态+”模式的田园综合体,实施区域间农村与城市、农业与工业协调发展,融合发展,让更多武汉人到孝感走亲戚、访朋友,休闲观光。
  三、借鉴打破行政束缚经验,探索孝汉融合新模式
  实现孝感、武汉共同发展,在创新行政管理体制上,各地已经积累了不少有益经验值得学习。
  1、行政区划隶属不变,共同建设经济示范区
  这种模式必须打破权力界线、地域界线,建立强有力的统一指挥班子,制定一个一体化发展规划,分摊筹资,分期建设,分途落实。湖北恩施州来凤县与湖南湘西龙山县是地域相通,人脉相通的弟兄两县,他们抢抓区域经济共同发展的契机,在两县形成共识基础上,按照统一指挥、统一规划、各负其责的严格要求,从交通入手。首先共同建设一条长5公里、宽80米的长江大道连接两县城。尔后,逐步完善基础设施,实行产业、市场、能源、金融、通讯、生活、教育一体化,硬把两县城建成了一个全面融合的命运共同体、经济共同体,向中等城市迈进的典型经济示范区。这种不改变行政隶属体制,协同发展经济的模式得到“两湖”领导充分肯定。
  2、突破地域界限发展,相互补齐经济短板
  九江是长江上重要的港口城市,在江西实力排行老三,经济比较发达,但农产品流通市场缺乏活力。而湖北黄梅县的乡村集镇小池口隔江与九江相望,二者无论在哪方面比较,不在一个档次,工业经济相差甚远。黄梅县领导突破地域界线,冲破行政区划束缚,以走亲戚名义,尊称九江为江西老婊攀亲,建立表亲关系。九江以表兄身份把小池口作为一个“经济小区”开发建设。在小池口、九江双方倡议下,突破省际、市际地域,首先组建九池客运股份公司,开通城市公交,通过九江大桥把两地紧密联系在一起,风险共担,红利同享,形成人流、物流对接。小池口的农副产品源源不断进入九江农贸市场,销往江西各地,提升了特色农产品的档次,繁荣了小池口农业经济,农民收入大增。九江市的中小企业在市指导下,有序向小池口转移落户,支持小池口工业经济发展。在5年时间内,小池口拥有承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四十多家。一个昔日萧条冷落的黄梅小镇,如今一跃成了占地面积5平方公里,市场活跃、经济繁荣的特色镇。行政区划不变,管理权力对接、融合,有效推动两地经济发展。
  3、行政区划不变,管理权转移,借势借力,共生共荣
  这种模式武汉屡见不鲜。蔡甸区军山镇、洪湖市新滩镇紧邻武汉经济开发区,这两个镇同位长江边,发展优势明显;但分别为蔡甸、洪湖市边缘,发展环境较差。武汉经济开发区自身发展需要寻找地理空间;蔡甸、洪湖受条件限制顾及不上边缘地域开发建设。二者不谋而合,两厢情愿,一个愿简政让权,一个愿守土担责。双方共同商定:两镇行政区划、隶属关系不变,管理权移交实行“托管”,武汉经济开发区承接,借势借力,谋划发展大格局经济,共生共谋,红利共享。这种有舍有得的体制模式,彻底改变农村落后经济面貌。
  总之,上述三种冲破行政区划束缚的模式,雄辩说明:推动孝汉融合,促进孝汉一体化、同城化一家亲,必须背靠武汉这个“最大优势”、“最大靠山”,拉近思想距离,拆除地域“隔离墙”,冲破行政区域这个屏障,探索创新行政区划管理制度新模式,加快孝感高质量发展,尽快跨入全省地、市、州先进行列,把孝感建设成为武汉城市圈名符其实的副中心。

上一篇:武汉市离退休干部诵读经典讴歌盛世
下一篇:最后一页

返回首页

中共澳门金沙网上娱乐简介